笔趣阁 > 掌欢 > 第235章 拥抱

第235章 拥抱

?热门推荐:
????随着烛火微微晃动,书卷上光影一掠而过。

????骆笙随手放下书卷,起身走向窗口。

????糊了轻纱的纱窗影影绰绰,看不真切。

????她略略站了片刻,伸手推开窗。

????晚风立刻吹进来,吹动她垂落的黑发与同色的衣袖、裙摆。

????窗外立着一名青年。

????他换了一身黑衣,几乎与夜色融为一体,衬得一张脸白皙如冷玉。

????隔着窗,二人有一瞬对视,男人开了口:“找到了。”

????“王爷稍等。”骆笙说完这话,抬脚去了东屋。

????卫晗立在窗外,打量着着屋内。

????桌案上摆着一对烛台,把屋中照得通亮。

????内里是常见的书房布置,整洁雅致,一角摆着一张瑶琴。

????骆姑娘会弹琴么?

????卫晗不自觉生出这般疑问。

????他见过那双手掌勺,也见过那双手拉弓,有些想象不出素手调琴的样子。

????当然因为离得远,琴案上那一层灰并没有瞧见。

????骆笙去了东屋,见红豆已经在外间的榻上睡着了。

????“红豆。”她轻轻喊了一声。

????红豆颤了颤睫毛,艰难睁开眼睛:“姑娘?”

????“你继续睡吧,我出去办点事儿。”

????“那婢子陪您啊。”红豆脑袋沉沉,准备爬起来。

????“不用,开阳王陪我去。”骆笙交代完,转身返回西屋。

????红豆重新闭上眼睛,片刻后猛然坐了起来。

????开阳王陪姑娘去办事儿?

????小丫鬟起身下榻,趿着鞋子跑去了西屋。

????西屋中空荡荡不见人,只有翻开的书卷静静搁在床头。

????红豆在屋子里打了几个转,一屁股坐下开始发呆。

????这年头不但要提防厨娘,还要提防外头的野男人了?

????想保住头号大丫鬟的地位,太难了。

????至于自家姑娘夜里与男人出去——这倒无所谓,反正姑娘不吃亏。

????红豆郁闷了一阵子,困意袭来,揉着眼睛继续睡觉去了。

????姑娘不带她自然有不带她的道理,她还是不瞎操心了。

????骆笙跟着卫晗顺利离开了别院。

????比起白日,夜间的草原有些令人心悸,那种无边无际又开阔的黑暗酿成了难以言说的恐惧,压在置身其中的人心头。

????骆笙并没有这种感觉。

????她只有想见到朝花的急切。

????眼前是一片密林,夜色里枝丫横伸,远远望着好似模糊畸形的人影。

????风吹来,带着寒意。

????“在林子里么?”骆笙开口问。

????没有波动的声音在夜色里传出,有种不是自己声音的错觉。

????卫晗微微点头,眼中流露出几分担忧。

????“那就带我过去吧。”

????“好。”

????二人并肩进了密林。

????比起外面的风吹草动,林间似乎更加安静,也更加黑。

????因为那场雨,林间的草地还有些湿软,踩在上面越发让人一颗心空荡荡没有着落。

????骆笙一脚踩下去,身子微微一晃。

????一只大手牢牢握住她的手,令她稳住身形。

????“多谢。”骆笙声音空洞道了谢,抽回手。

????卫晗悄悄把手握紧,仿佛要抓住手心留下的那抹冰凉。

????骆姑娘的手太冷了,冷得让他不想放开。

????走到林子深处,卫晗在一株树前停下。

????借着月色,骆笙看到那处的泥土颜色明显与其他处不同。

????一颗心好似被无形的大手用力攥了一下,有那么一瞬痛得难以呼吸。

????她的脸色越发苍白,表情却没有多少变化,伸手扶住那棵树问身边男子:“玉选侍在这里么?”

????卫晗沉默了一瞬,点头:“在。”

????骆笙缓缓蹲下来,伸出手去扒泥土。

????那只大手伸出,按住了她的手。

????骆笙默默看他。

????“我来吧。”卫晗不知从何处摸出一把花锄。

????骆笙伸手把花锄拿过来,一言不发开始挖土。

????卫晗又摸出一把花锄,加入其中。

????因为才下过雨不久,又翻动过,泥土十分松软,不多时就触到一物。

????骆笙动作停下,呆呆望着那里。

????那隐约露出来的,是草席。

????这一刻,她险些掉下泪来。

????她的朝花,委身豺狼十二载,最终是这样的结局。

????草席殓尸,连一口薄棺都无。

????卫羌!

????她咬着唇,尝到了血腥味。

????卫晗没有停下挖土,很快露出了席子裹着的尸首。

????骆笙深深吸一口气,伸出手去揭开草席。

????散乱的长发,骇人的面孔。

????骆笙猛然缩回手,盯着那张脸有一瞬的错愕。

????不是朝花!

????那一刻,她心头狂喜,忍不住去看身边的男人。

????他弄错了,这不是朝花!

????这是朝花的贴身宫婢青儿。

????或许骆大都督也弄错了,她的朝花没有死……

????卫晗垂眸,拿起花锄继续挖土。

????不多时,土坑加大加深,露出被压在下面的另一捆草席。

????骆笙踉跄后退一步。

????另一具裹着草席的尸首呈现在面前。

????骆笙死死攥着拳,盯着露出草席的那只手。

????手腕上精致华美的金镯熟悉得令她心碎。

????那是她的金镶七宝镯,与朝花拼尽全力守了十二年的镯子是一对。

????她伸出手,颤抖着把席子揭开。

????她早就不是那个有双亲遮风挡雨清贵无忧的小郡主了,再难的事也没资格逃避。

????唯有面对。

????熟悉的面庞映入眼帘,没有想象中的狰狞扭曲,嘴角甚至还带着笑意。

????骆笙凝视着那张脸,一时忘了反应。

????卫晗轻声提醒:“骆姑娘,此地不宜久留。”

????骆笙回了神,声音干涩:“我要确认她是怎么死的。”

????卫晗默默指了指尸身脖颈处。

????骆笙顺着看过去,看到了触目惊心的青紫痕迹。

????朝花是被掐死的!

????骆笙眼神一缩,控制不住流露出愤怒与痛苦。

????那愤怒排山倒海而来,痛苦亦排山倒海而来,两股巨浪呼啸着毫不留情把她淹没,全然不管纤细的身躯能否承受。

????一滴泪终于落下来,砸在沾满泥土的冰冷草席上。

????然后是第二滴泪,第三滴泪……

????骆笙怔怔想,她好像哭了。

????静谧的林刮起一阵风,秋叶簌簌作响,飘然而落。

????可林间仿佛更静了,静得让卫晗能听到眼前少女落泪的声音。

????那泪似乎不是落在潮湿腐朽的泥土中,而是砸在他心上。

????骆姑娘哭了。

????骆姑娘看起来……很难过。

????卫晗沉默着伸出手,把哭泣的少女轻轻环在怀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