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北齐帝业 > 第二百三十七章战襄阳(三)

第二百三十七章战襄阳(三)

?热门推荐:
????风卷残云,雄关漫道。旷野之下,数不清的哨骑在官道之上显露了身影,身后,风将远方马蹄击打大地的声音传过来,清晰地送入人们的耳朵,数支河流从山川掩映之下倾泻而出,滚滚翻腾,隆隆而鸣,这是钢铁的河流!支流在山丘前的一大片平地上汇聚成了一条大河,速度渐渐慢了下来。

????眼看红日将落,一些军官骑着战马在阵列之中呼喝奔走,“大将军、卫国公有命,就地扎营!大将军、卫国公有命,就地扎营!”

????北周天和六年,陈国侵江陵,齐人西犯周国边陲,形势危急,大冢宰宇文护、皇帝宇文邕敕令卫国公宇文直、骠骑将军宇文忻、大将军田弘、陆通等举兵东征,数万大军不日抵达襄阳。子时刚过,几个周军大将闯进了宇文直的中军大帐。

????宇文直的帐内酒气弥漫,杯盘狼藉,显然是刚刚宴饮过,还有几个参军、郎将职位的人趴在案上人事不省,再往里面一点,地下有刚刚褪下的衣裳,帷幕之后传来一声声摇魂荡魄的呻吟,此时谁还不明白宇文直在干些什么?宇文忻嫌恶地皱了皱眉头,忍住心中怒气,朝着帷幕之后的宇文直拱拱手,“末将宇文忻(陆通、田弘)参见大将军……”然而帷幕之后的动静并未停下来,足足一盏茶的功夫,男人才满足地推开了那女人,只披了一件外套,便大咧咧地走出来,坐在帅案之后,给自己倒了一杯酒,“何事要禀报与我?”

????语调和语气懒洋洋的,浑然没把这几个重将表现出来的不满的神色当成一回事,陆通、田弘皆是默然,宇文忻的眉心使劲跳了跳,拱手道:“我等率偏师行军,在大将军之后,日暮时分听闻大将军下令扎营,然此地距襄阳不过十数里,转眼可到,大将军如此安排,何意?”明明已经到了襄阳,宇文直却不愿继续行军,下令就地扎营,这引起了几位重将的不满。宇文直这个样子,不是分明没把眼前的战事当成一回事吗?

????宇文直也确实没有把这当成一回事,笑道:“行军十数日,我军已经兵疲,正是需要好好休整一番的时候,所以我下令就地扎营了,哈哈,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,几位放心便是,齐军远在南阳,他们集中兵力也需要时间,短时间之内,连襄阳的边他们都摸不着。”

????一向谨言慎行的陆通也忍不住开口了,“大将军,那可是高长恭,最擅长途奔袭,他若是不管我军的围堵拦截,率着千人精锐直扑襄阳,到时候,该怎么办?”

????邙山之战,高长恭一战成名,先是配合斛律光、段韶扭转邙山战局,之后,十多万周军围堵洛阳,他带着五百号人就冲上去了,百人破万,将尉迟迥这宿将都打的灰头土脸,前年汾州之战,他又在兵力、地利都不足的情况下与宇文宪鏖战,丝毫不落下风,在汾北打败宇文宪,在河阴打败宇文纯、田弘,声名显赫,已然是齐国之内一等一的名将了。陆通和田弘都是老将,可面对这样的对手,却丝毫也兴不起小视的念头,两相对比之下,就愈发觉得宇文直乃是一个纨绔子弟,烂泥扶不上墙的货色。

????他投靠大冢宰宇文护,宇文护也就竭力扶持他,奈何宇文直的军事水平虽然还算不错,可也就仅此而已了,上位之后,宇文直的表现一直平平,陈国将领华皎欲投奔周国,宇文护让他接应,结果被淳于量打的灰头土脸,章昭达伐西梁,宇文直率军去救,结果几路援军都被章昭达吞灭一空,若不是老陆腾还龙精虎猛,打退了章昭达,否则后果难料。去年汾州之战,宇文直甚至躲在宇文护的后面,畏缩不敢前,其水平也就可想而知了。

????人家说吃一堑长一智,宇文直却是属于那种好了伤疤忘了痛……也不能这么说……宇文直是一个经常对自己有错觉的男人。

????他如今拥军数万,又有襄阳在手,自以为自己已经天下无敌了。

????再说了,退一万步讲,他就算是打不过高长恭,躲还是躲得过的吧?

????他来的主要目的,不就是守住襄阳,保证这个枢纽不失?

????襄阳地势极为重要,是周国控扼东南的重要枢纽,襄阳没丢,高长恭拿下了南阳又怎么样?先打一打再说,万一打不过,就死守襄阳城,襄阳城保住了,周国的援军和物资就会远远不断的输送过来,他还能一边调集周边数州的郡兵反攻高长恭,一边腾出手去支援陆腾,高长恭再能打,也就止步于襄阳城下了。宇文直觉得自己已经明确了此次的战略,颇有一种成竹在胸,有恃无恐的感觉。

????宇文忻皱了皱眉,纸上谈兵,向来都是公说公有理,虽然宇文直轻敌让他不满,可他毕竟也没有大错,宇文忻身为部下,不宜指摘将主的战略和战术,这会损伤主帅的威信。于是他也只能在小事之上劝谏一下宇文直了,“既然大将军已有对策,末将就不多嘴了,不过……大将军,私带妇人入营,奸淫掠夺民女,可是犯了军规的……”

????宇文直一开始听宇文忻服软,瞬时舒展开笑眼,又听得宇文忻如此直白地指责他触犯军规,方才心中升起的喜悦顿时一扫而空,笑容还没有来得及绽开就僵在了脸上,半晌,干笑道:

????“哈哈,这女人是周围一个村子里的,姿色尚可,我一个大男人,憋了大半个多月,没把持住,哈哈哈哈……再说了,我可是付了她丈夫好大一笔钱,怎么能说是掠夺民女呢?”

????宇文忻心里更加愤怒,瞧他不起,敷衍地拱拱手,“既然如此,大将军注意就好,末将营中尚有军务未决,就不多叨扰将军了,末将告退……”说毕,竟也不等宇文直说话,径直出了大帐,宇文直脸色十分难看,陆通、田弘对视一眼,纷纷告退。宇文直也并未阻拦,只是眼神愤恨地坐在那里,见人都走光了,那帷幕之后的妇人这才走了出来,一丝不挂,脸上春情未退,上前几步,顺势依偎在宇文直的怀里,刚刚张开口要说几句勾人的话,一个耳光就招呼在了脸上。

????那女人被打了一个趔趄,左颊顿时红了一大片,高高地肿了起来,正怔怔地发楞,宇文直如同一个愤怒的狮子站了起来,“贱婢,谁让你碰我的?滚——”那女人惊惧之下,连忙从地上爬起来,连衣服都顾不得穿好,只将衣衫抱在胸前就跑了出去,宇文直余怒未消,举起佩剑在案上乱砍一通,双目赤红,“宇文忻……田弘,你们……竟敢瞧不起我??!!”

????出了中军营门,宇文忻等人并未马上散去,几人互相交流了一番各自军中的情况,而后陆通说道:“仲乐,你太莽撞了,卫国公是主帅,你怎么能让他当面下不来台呢?你不怕他以后借机整你?”

????宇文忻冷笑一声,“呵,管他呢,我就是看不惯他这个样子……拿行军打仗当作儿戏,这样的主帅,怎能服众?我骂他一通,兴许还能让他清醒清醒。”

????“近日有消息,说是大冢宰有意提拔卫国公为大司寇,封王进爵呢?”

????“封王?怎么可能……怕是他自己弄出来的风声。”周国上下至今没有一个王爵,凭宇文直,他想得美呢?谁不知道宇文直一直眼馋着那王爵?整天在宇文护的耳边叨叨,溜须拍马,宇文护也未必就会打理他,眼下战局未定,那边就张罗着给他封王了?怎么可能。

????田弘摸着胡须,看向北边,若有所思道:“这场仗,艰难啦……”

????北边,邓县,烽火燎原,狼烟遍地,铁马金戈碾碎了一地霜雪。